安徽云服务器云主机

定增实施前,没有募投项目经营、盈利的任何数据;募集资金到位后,实施主体频繁变动;项目建成了,上市公司、会计师事务所、保荐人披露的数据,又彼此冲突。

华铁应急2018年定增募集资金3.64亿元,用于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,项目由原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铁恒安”)等两家子公司实施,项目当年就已完成,但直到2020年,负责项目实施、运营的两家子公司,净利润仍然只有700余万元,与发行前描述的前景截然相反。

无论是发行前,还是发行后,华铁应急都没有披露过项目的经营状况。会计师事务所、保荐人2019年曾先后披露相关数据,但却相互矛盾,也与华铁应急年报披露差异巨大。保荐人东兴证券2019年1月披露,项目2019年预测收入1.28亿元。致同会计师事务所随后却称,项目达产期年收入可达1.52亿元,利润超过5000万元。

负责募投项目实施、后续经营的两家子公司,资产规模也与募投资金存在巨大缺口。2020年年底,两家子公司总资产合计约4.4亿元,合计资产负债率却高达90%以上。而早在2018年3月,华铁应急定增募集资金就已全部使用完毕。

募集资金是否真实投入项目,具有很大疑问。8月8日,亿邦国际董事长、“币圈大佬”胡东实名举报华铁应急,存在信批违规、财务造假、上市公司掏空上市公司等三项严重违法违规。而2018年,华铁应急向胡东名下公司采购8万台比特币矿机,以开展“云计算服务器”租赁业务名义参与挖矿。同年,华铁应急仅以借款名义,提供给华铁恒安的“挖矿”资金就超过3亿元。

不了了之的募投项目

2015年完成IPO之后,华铁应急第二年10月就启动了定增,计划募集资金9亿元,用于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。2018年3月定增完成,实际募集资金3.64亿元,项目实施主体为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铁宇硕”)。

募集资金到位不久,募投项目就开始“走样”。不仅实施主体屡次变更,原来预计前景大好的项经营、利润目标,最后也不了了之。

首先出现重大变化的是项目实施主体。华铁应急2019年3月28日披露,经董事会审议通过,公司动用定增募集资金7000万元,对华铁恒安增资,并将项目实施主体,由华铁宇硕单独进行,变更为与华铁恒安共同实施,其中华铁恒安涉及金额约1.7亿元。

这时,华铁应急完成立还不到一个月。此前的两个星期,华铁应急就已动用募集资金1亿元,于3月14日成立了华铁恒安,但事先却没有进行披露。2018年底项目建成后,同样没有披露的情况下,华铁恒安又按账面原值,将形成的资产,转让给华铁应急另一子公司黄山华铁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(下称“黄山华铁”)。

除了募投实施主体,项目建成后的经营、盈利等关键信息,华铁应急也没有明确做出预测、承诺,而事后披露又存在多处自相矛盾。

根据致同会计师事务所迟至2019年10月出具的说明,募投项目达产期年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分别可达1.52亿元、5854万元。东兴证券早前出具的核查意见则称,项目2019年预测不含税收入为1.28亿元。

致同会计师事务所还披露,2018年、2019年前三个季度,募投项目分别实现实际效益2119万元,3483万元。而华铁应急2019年11月披露,2018年,华铁恒安、华铁宇硕合并测算后,募投项目测算实现收入6885.33万元。

然而,致同会计师事务所、东兴证券、华铁应急三方所披露的募投项目预期收益,都与年报信息存在巨大差异。

资料显示,黄山华铁成立于2018年4月,注册资金只有500万元。承接华铁恒安募投项目后,2018年底总资产为2.06亿元;2018年至2020年的净利润,分别只有3.26万元、-12.8万元、124万元,三年净利润总计只有126万元左右。

募投项目的另一实施主体华铁宇硕,经营状况同样与预期相差甚远。2018年至2020年,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546万元、703万元、15.9万元,合计金额仅2266万元,且逐年急剧下滑。

无论是致同会计师事务所,还是华铁应急,披露的募投项目经营数据,都存在残缺不全的情况。在相关说明中,该事务所没有说明上述合计约5600万元的“实际效益”,究竟是营业收入,还是净利润,以及这些实际效益的具体构成。而华铁应急相应的年报数据,亦未公开黄山华铁、华铁宇硕的营业收入数据和详细经营状况。

蹊跷的资产波动

经营数据真假难辨,华铁恒安、黄山华铁、华铁宇硕的资产,也在2018年至2020年出现大幅波动,而华铁应急同样未作披露。

华铁应急2019年1月披露,华铁恒安转让给黄山华铁的募投项目资产,交易价格为资产账面值2.05亿元。东兴证券2019年1月出具的专项核查意见则显示,华铁恒安2018年3月成立后,华铁应急从定增募集账户中,支付给华铁恒安的项目资金为1.7亿元。

按照上述测算,华铁恒安收到的资金,与实施后的项目资产之间,存在3500万元左右的差额。这一差额的形成,是项目资产增值,还是华铁恒安另行投资,东兴证券、华铁应急未作说明。

根据东兴证券核查,华铁恒安成立后,华铁应急还从基本户向其支出3.25亿元,其中3.05亿元被华铁恒安以“云计算服务器租赁”的名义,用于购买比特币矿机等支出。加上定增募集资金,华铁应急向华铁恒安支出的资金,总额接近5亿元。

募投项目结项后,华铁恒安很快以2.05亿元的账面值,将资产转让给黄山华铁。华铁应急披露,2018年,华铁恒安账面总资产原值2.47亿元,测算合计金额约4.5亿元,与转出资金存在近5000万元的缺口。

黄山华铁接手的华铁恒安募投资产,在短时间内出现反复、剧烈波动。年报数据显示,2018年底,黄山华铁总资产2.06亿元,与接盘的华铁恒安资产大致相当,而净资产却仅有3.26万元,对应总负债在2.05亿元以上。

接手仅仅一年之后,黄山华铁的总资产、净资产就开始大幅减少。2019年底,该公司总资产增加到2.24亿元,同比增加约1800万元,但净资产却骤降至-9.7万元,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。

更为离奇的是,到了2020年,黄山华铁总资产大幅减少,但净资产却出现一定上升。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,截至当年底,黄山华铁总资产为1.51亿元,比上年底减少约7300万元,同比下降超过30%,但净资产却增加到了114万元。

黄山华铁的资产规模和结构为何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?第一财经查记者阅相关年报、专项披露发现,对前述变化原因、对应会计科目、变动金额,华铁应急均未进行任何披露和说明。

是否占用定增资金?

将定增募投项目转让给黄山华铁后,华铁应急迅速将华铁恒安脱手,并改口称,华铁恒安的“云计算服务器租赁”业务,资金来源与募投项目无关,不涉及募集资金账户资金支出。

东兴证券2019年1月出具的核查意见也称,华铁应急募集资金不存在违规使用,华铁恒安购买矿机的资金,来源于向华铁应急借款。与华铁应急一样,东兴证券也未在核查报告中,对于华铁恒安所谓的“云计算服务器”租赁业务,亦未说明其实质是购买矿机。

华铁应急通过华铁恒安购买矿机、挖矿,投入高峰在2018年5月至7月间。2017年5月、6月,华铁恒安共购买矿机3.65万台,共支付资金1.78亿元,6月1日至7月20日先后投入运营。而东兴证券核查则发现,华铁恒安向华铁应急借款3.25亿元,其中用于“云计算服务器租赁”业务的资金达3.05亿元。

华铁恒安开展“云计算服务器租赁”的同时,还要实施募投项目,加上华铁宇硕实施部分,华铁应急为此需要投入的资金,总额已经接近7亿元。

三季报显示,截至2018年9月底,华铁应急购建固定资产、无形资产等,共计支出资金5.8亿元。但这些投资,主要在二季度形成。当年一季度,该公司上述投资金额为9075万元,二季度为5.45亿元。据此测算,其二季度固定资产等投资的金额接近4.5亿元。

根据早前披露,华铁应急的定增募投项目,也以购买固定资产为主。如果这些资产投入属实,其主要的购买时间,与华铁恒安购买比特币矿机基本同步。这意味着,华铁应急的资金支出高峰,也发生在2018年二季度前后。

这恰恰是华铁应急现金流变差之时。2018年一季度,华铁应急当季经营、投资、融资净现金流分别为-1.4亿元、-8993万元、4.18亿元,货币资金余额为4.6亿元。到了二季度,除了经营性现金流回正到5026万元外,金额分别为-5.5亿元、3.3亿元的投资、融资净现金流,环比分别下降了4.6亿元、8800万元左右。

而在同期,华铁应急借款取得现金5.65亿元,环比增加约3.2亿元。但偿还借款的资金,却从1.7亿元猛增到7.5亿元,环比增加了5.8亿元左右。截至6月底,其货币资金余额仅剩1.12亿元,相比一季度末大幅下降近3.5亿元。

与此对应的是,负责募投项目建设、后续经营的黄山华铁、华铁宇硕,扣除负债后,几乎没有多少资产。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,华铁宇硕总资产分别为3.08亿元、2.96亿元、2.99亿元,净资产分别只有2283万元、2966万元、2981万元,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90%左右,而黄山华铁资产负债率更高。

疑问由此产生:完成定增后,华铁应急是否真的将资金用于募投项目?华铁恒安挖矿的资金来自何处?真的与定增募集资金无关吗?

本文:三方数据“打架”,华铁应急3.6亿定增资金去了哪里?,来源:第一财经。

©2022 安徽云服务器云主机 pvcplantationshutters.com 联系我们